萬美娛樂登錄-帶著村莊繼續前行

      曾經有個美麗的幻想。
      在柳絮翻飛的三月,稻香十裏的五月,撚一本書,穿一雙拖鞋,找一顆大樹,依著午後的陽光,藉著樹蔭的庇護,倦倦地斜坐在樹根處,將書隨意打開,風吹哪頁讀哪頁。
      當然,這只是頭腦中的一幅畫面,還沒有來得及實現。雖然實現並不需費多大的心力。可不知爲何,人生中有很多並不需費多大心力的事就是一拖再拖,以致每每說起,都是個遺憾。有一位好友,曾跟萬美娛樂登錄說道幾次,長二十多年,還沒有進過咖啡廳。于是相約,撿一個和煦的下午,帶上手提電腦,找個臨窗的位子,要一杯熱氣騰騰的咖啡,一邊看股市雲雨翻騰,一邊悠閑地喝著咖啡,不管是漲是跌。
      遺憾的是,直到今日,那相約也還只是相約。
      在圖書館,也遇到過類似的窘境。漫步于書架中,環顧前後,都是高高的書牆,于是這本抽抽,那本瞧瞧,這本喜歡,那本也愛,後頭又似乎還有更好的。弄得總是遲遲難以下手。在如此的徘徊與躊躇下,終于落下了太多“相約也還只是相約”的怅惘。
      某一天,終于學乖了,不再貪戀,直接走到那個熟悉的地方,目光巡巡而進,遇到一見鍾情者,旋即取下,靜心就讀。慢慢地,竟也發現這種“隨風而讀”似乎散漫,但也確有很多意想不到的妙處。
      人們常常愛規劃,經濟作預算,旅遊做行程安排,讀書先列書目。“凡事預則立,不預則廢”,規劃自有規劃的意義。從深層次來講,規劃往往是直指目的,這種行爲本身就是功利的,而太關注目的地,自然就容易失去沿途的風景。
      “風吹哪頁讀哪頁”實在是一種性情,一種人生的志趣。它關乎生命,崇尚體驗,指向的是審美境界。此番境界,妙就妙在它不著痕迹,隨物賦形。蘇子作文“行于所當行,止于不可不止”,濟公也說“酒肉穿腸過,佛主心中留”。讀書的樂趣就在于讀,不在于知識的窮盡,所以此頁和彼頁又有多大的不同呢?再說,一書之內,各頁之間應都是筋脈相連,遙相呼應的,會通之人,從任何一點切入,依形溯源,自可得書中之妙。
      風吹哪頁讀哪頁,倘若“風”不起,亦不讀,擡頭望雲,低頭看草,顧盼遊人穿梭,豈不也是另一種讀?

      細雨蒙蒙,我背起行囊,帶著那最溫暖最幸福的村莊,繼續前行……
      記得那天我第一次離開村莊,到縣城讀書。在背起鼓鼓的行囊前行的時候,我突然覺得自己很有出息:我這個留守兒童,終于可以像父母一樣遠離村莊,遠離貧窮。
      到了縣城,我曾想在城市的某個角落裏,用城裏人的某種姿態,去抖落掉身上那從村莊裏帶來的泥土塵埃和貧窮。我處處掩飾著我的村莊,可那濃重的鄉音卻將謎底抖落,城裏人的嘲笑總是讓我無地自容。
      無論我走到哪裏,村莊總會撲面而來:村莊的水果,村莊的糧食,村莊的蔬菜……它們能熟稔地喊出我的乳名。原來,我不可能忘懷我的村莊,盡管我曾經想過要把它遺忘。
      在那個孤寂的夜晚,失敗的傷痛咬噬著我自卑的心,當我閉上眼,我的思緒,我的靈魂,飄回了故鄉——那既貧窮又遙遠的村莊。不知村莊風景是否依舊?不知家中祖父母是否安康?于是,第二天一早我迫不及待地回家一趟。坐在那破落而又溫馨的小屋裏,坐在那昏暗微明的電燈下,一遍又一遍地細數祖父頭上那落寞的白發,祖父臉上那疲憊的皺紋,一遍又一遍靜靜地聆聽著祖母嘴角跌落的唠叨,祖父耳提面命的教導。然後再靜靜地依偎在祖父母身旁,靜靜地聽他們哼唱起那古老的歌謠,我那顆受傷的心漸漸平靜……
      下午我要上學了,祖父母和鄉鄰們將村莊裝滿了我的背囊:田野裏的嫩玉米、菜園裏的青黃瓜、還有院子醬缸裏的黃豆醬……那一瞬間,我深切地感到了對村莊的虧欠:村莊養育了我,它是我最初的胎盤和搖籃,村莊鮮活著我的生命。村莊撫慰了我,在我失敗無助的時候,它給了前行的動力。可是我卻把它村莊作一種羞澀,一種累贅,還要把它遺忘!
      我終于明白,那個我曾經要遠離要忘懷要逃避的村莊,其實是我最幸福最溫暖最不可忘卻的珍寶,一直收藏在我的行囊之中,隨我一路前行。盡管它依舊古老滄桑,盡管它依舊貧窮破陋,但是它給我的幸福卻暖徹心扉。
      背起沉重的行囊,帶著這給予我幸福撫平我的創傷的的村莊,我繼續前行。蓦然回首,細雨迷蒙中,村莊默然伫立,將萬美娛樂登錄深情凝望……

      X-POWER-BY MGF V0.5.1 FROM 自制10 X-POWER-BY FNC V0.5.2 FROM ZZ49 2001